首页 -> 水缘文学 -> 纪实 > 正文

缅甸勐瓦行散记

更新时间:2015-07-21 17:05:33 来源: 作者: 浏览3560次 文字大小:

缅甸勐瓦行散记

2015年3月26日召开的四川省水利电力工程局年度工作会上,局长、党委书记邬清富表扬勐瓦电站项目完成施工产值好,实际上位居全局第一,它的中标金额包括金结安装超过3.2亿元人民币,是工程局成立至今第一大单国外工程,同时还是工程局首个直接与业主签定总承包合同的国际工程。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带着这个疑问,笔者开始了为期一周的缅甸勐瓦之行。

走 近

2015年4月24日下午3:55,川航3U8573客机在成都双流机场起飞,向景洪机场腾空而去。升空后和降落前几分钟,空姐与大家一样安静地坐在座位上,同时警惕关注着机上情况。正常了她们又开始用推车提供饮料、晚餐,忙得不亦乐乎。

机票上到景洪时间是晚上6:10,实际5:45就到了。飞行中令人稍感不安的是飞机有时会发生像汽车在高低不平的路面行驶时的颠簸和抖动。是飞机遇到大气湍流造成的。

一辆面包车来接站。景洪即西双版纳州府离昆明有五百多公里,去缅甸勐瓦电站也仍有三百公里车程。中途还须在“240界碑”边防处换乘车才能到工地。一路看到地名都称“曼汤”“叭罕”“曼纳囡”“莫掌”等,给人怪怪的感觉。穿过繁华的东风农场时,得知是电视连续剧《孽债》的发生地和拍摄地,近年发展很大,深感文化艺术的力量不可小觑。东风农场下设分场,主要任务是利用橡胶树生产橡胶。另外将耕地和傣族老乡一样,种植香蕉、西瓜、椰子等。

面包车开始上山,很快要到界碑处。界碑附近亦曾有颇具规模的赌场。赌场导致很多人倾家荡产,甚至家破人亡,已被中方封掉。倘想去看界碑的,只需将身份证压在边防站就行了。

爬上坡后与驾驶员告别时,才发现天地间暮色四合,苍茫弥漫。回头望望家国,再将目光穿越缅甸暮霭渐起的崇山峻岭,想到这就出国了,胸中不禁生出几许怅怅的感慨来。

下一个接应的是项目部李之辉施工队小向。皮卡沿南垒河一直向上,在蜿蜒崎岖坑洼不平的公路上疾驶。颠簸得人翻江倒海般难受。

九点多钟到景康镇。镇上店名大多是汉字,有的下面还附有缅文。在换乘小车、飞机、面包车和皮卡,连续奔行十来小时后,终于要到达此行目的地勐瓦工地,见到工程局副局长兼项目经理,大家都习惯性称“黄局”的黄永沾等人了。

初 识

缅甸目前是世界上供电率最低国家之一,但其蕴藏发电量十万兆瓦,是现发电量的三十倍。缅甸《今日民主》报道,世界银行将协助缅甸发展水电项目。我四川省水利电力工程局承建的缅甸勐瓦电站位于缅甸掸邦东部第四特区南垒河下游段,是第四特区迄今最大电站。工程开发以发电为主,兼顾发展绿色生态旅游。第四特区每三个月都要向缅甸政府报告一次电站施工进展情况。早上6:20醒来,洗漱完去食堂。眼熟的炊事员看我两眼,貌似一本正经地说:“我看你怎么有些不认识哦?”我知道我们是在哪个项目上共过事。但因为昨天紧赶慢赶,到后又没吃什么东西,很是饿了。就顺着他说:“认不到嗦,认不到就算了。赶紧拿饭来吃!”这个后来想起名叫涂兵的于是赶紧去取碗筷。想不到早餐挺丰富的:绿豆稀饭、肉包、糖包、花卷、榨菜。

宿舍窗外是项目部去往上游工地的道路,夜里不时有人经过。天亮后更多人陆续上班了。原来昨夜浇筑混凝土,工人们又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项目部总工程师李付林现场介绍电站情况:这里只有雨季和旱季,没有春夏秋冬之分。每年雨季是六到十月份,几乎天天下雨。今年4月份泼水节后雨水就渐渐多起来,籍此判断雨季有提前到来的苗头。这几天更是天天都下,令人担忧。大坝从左到右长二百三十多米,分十六个坝段,左非溢流坝段、泄洪闸、冲砂明渠、右非溢流坝段。施工过程中发生了两起大事,一是2013年12月15~26日遭遇超标洪水,上下游围堰两度被冲毁。二是2014年4月21日,左岸边坡发生大滑坡塌方事故。算来工期损失达20个月之久。但项目部在黄局带领下和业主一道实事求是,勇敢面对,积极处理,调整施工方案,调集队伍,增加设备,以争分夺秒的紧迫感抓抢工期。目前混凝土总量已完成三十二万多立方,4月底十六个坝段全部施工到设计坝顶高程,仅该月就完成混凝土浇筑三万一千立方。从去年11月至今年4月底短短6个月硬是完成了招标文件规定的16个月的关键工期。李付林笑着说:“看来调整的发电工期又要提前三四个月了!”

回到办公室,我利用黄局繁忙工作中的间隙请教是如何进军缅甸的。勐瓦项目工程和国内其他工程不一样,投标时一波三折,中标也有它意想不到的一面。开标时本以为没戏了,结果以微弱优势排名第一,进入合同谈判阶段时,却被告知“综合评比”结果是建议另一家队伍中标。最后的时机,我局充分利用澄清问题的机会,向业主说明我局对工程的认识和措施。几天后,业主通知要考察我局已建工程,考察过程中局领导董蜀良、黄永沾、代勇等全程陪同,邬清富局长介绍工程局有关情况,并表示如果我局中标将举全局之力建设勐瓦电站。工程中标了,说来还是工程局的诚信、实力和合理报价取得了特区林长官和建设部蒋部长等人的信任。正因为工程来之不易,所有参加勐瓦电站项目施工的同志就更加珍惜机会,更加努力地发扬工程局“水利铁军”的吃苦耐劳精神,忘我地投入到工作中去了。

中午十二点开饭时。项目部食堂六张圆桌已有五张围满了人,每桌十个。我们盛上饭走向预留的那张没坐人的餐桌。黄局举箸正要行动,见还有人未来,又收回手去。直到一桌人到齐,才吃起来。看到大家一起无拘无束用餐,我却想起曾遇到的一件事情:在某中水单位工地,一个施工员愤愤不平地对我说,他们项目经理让食堂给炖鳖汤,还要专门送到宿舍去。我自以为了解似的宽慰施工员,领导肯定在招待重要客人嘛。施工员说不是。我又猜测,可能是领导自己买的,让食堂炖一下,炖好帮忙送去也是可以的噻。施工员还是坚决地说,也不是!我诧异了:“你调查过啊?”施工员肯定地点了点头。其实现在很多施工单位项目经理、副经理和总工程师都有单独的小灶食堂。而且还严格等级制度,就是工程部长等项目管理人员也不得擅自逾矩。以此度之,或许只有我们工程局才仍然保留着干群打成一片的融洽关系吧。

大 滑 坡

   几个人都不约而同说到大坝左岸大滑坡的塌方事故。经梳理记录如下。勐瓦电站左右岸水上部位的开挖和边坡处理都是此前其他队伍施工的。石质边坡开挖坡比为1:0.2甚至是垂直边坡,土质边坡开挖坡比为1:1.2。边坡处理包括喷混凝土、土锚钉和锚索。石质建基面坐落在全强风化的云母石英片岩和绿泥石上,土质边坡系开挖粉砂质粘土坡积层。边坡稳定问题十分突出。工程局进场后承担了边坡变形观测任务。根据监测资料,2013年7月工程局提出了边坡处理建议,获业主、监理、设计采纳,但在做准备工作时被否定。10月、12月多次提出建议,希望左岸边坡进行卸载开挖,甚至表态,为确保施工安全,我方愿意减少利润较高的锚索,不承担卸载开挖施工任务都行,只请尽快实施。业主先说没问题,后来可能也在现场发现了一些迹象,却又认为不需大动干戈,只加强锚固就行了。凭借多年现场施工经验,我方坚持认为卸载才是最好的方法。甲方犹豫不决中数度请专家把脉会诊。这样一直到2014年4月21日,第五组专家到工地现场,即是甲方准备最后确定方案的日期。

   会议上,正当黄局在黑板前向专家及参会人员介绍、分析时左岸边坡情况时,一同参会的李付林接到工地发来短信,左岸边坡裂开的口子越来越大。李付林在焦灼等待中,还没来得及向黄局汇报就又接着电话:滑坡了!这天的时间定格在2014年4月21日12时25分。

   万幸的是,我方早发现了这严重的危险源,提前三个月并在全天候二十四小时安排专人监测前提下做了充分准备,所以塌方事故并未危及生命安全。机械材料物资损失,也降到最低程度。

   五六十万方土体滑塌下来,正在施工的安装间和12#、13#坝段全部被掩埋或挤推变形。进厂公路断了!上坝公路断了!热火朝天的工地突然静了!两千万元的经济损失、一年多的工期,无形地压在了所有决策者的身上。

   出事的当天恰好四特区林长官正在工地上,甲方有关人员见到林长官时都非常害怕,往一边躲。但林长官涵养深,喜怒哀乐不形于色,反而还和黄局开玩笑,我到工地上来看你,塌方了就不请我吃饭啊?

   2015年4月25日,距离塌方事故正好一年另几天时间,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左岸边坡,早已施工完毕,坡比从上到下依次是喷砼、框格梁和锚索护坡。坡面泛着混凝土的色彩,整体视觉效果很好。

   经过这一事故后,工程的施工进度形象又如何呢?

   先看网上一则2015年2月4日关于《第四特区勐瓦水电站建设进展迅速》的报道,“该工程目前进展情况良好,基本达到了预先的设计形象进度”。再用检验数据说话,超声波检测中,包括溢流坝、左右非溢流坝共九个孔号混凝土平均波速及完整性全部达标。业主方工程部有关人士也评价说,工程质量、进度都不错!现场呢,拔地而起的各部位混凝土,无论远观还是近看,都很漂亮,让人赏心悦目。尤其闸墩的结构轮廓线,铅垂线般笔直,如艺术品似的好看。心中不知不觉想起那句形容建筑物的老话来:凝固的音符。

崛 起

2015年4月27日是星期天,项目部的周生产例会日。7:30晚餐,会议9:00开始。会议室布置在项目部大办公室旁,里面的会议桌平时还是乒乓球台,两用,几全齐美。我将项目部门口“主要管理人员一览表”上名单用手机拍照下来,现抄录如下,用以对他们,对整个项目部同志在异国他乡为工程局,为国家,同时也为自己为家庭的努力奋斗和辛勤付出表示敬意:黄永沾,项目经理;李付林,项目总工;李冰,经理助理;杨波,经理助理;张鹏,项目副总工;向辉,工程技术部副部长;余桃志,工程技术部副部长;李雷,现场调度;王荣松,质检部;张洪武,安全部。

项目经理黄永沾,参加工作以来,已经历任高县来复电站、雅安大兴电站、荥经川王宫电站、九寨沟双河电站、西昌洼脑电站、缅甸勐瓦电站等多个工程项目经理,有着丰富项目施工管理经验,且曾任工程局总工程师,现任职工程局副局长,还是一级建造师、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四川大学硕士论文指导教师、四川省高级职称评委会委员。可以说这其中任何一项,都是很多建设者一生的追求目标。至于项目上同志们称他“主心骨”,则是再正常不过了。难得的是,黄永沾以他四川大学科班出身的书生之“儒帅”气质,还和大家一样,身着工作服,随时出现在工地上。

也是午饭时,看到1999年在洪雅城东电站参加工作的李付林一副清瘦面庞,就笑他老婆,你将我们李总要照顾好点噻,这么多年还没长点肉出来,要负责哦。没想到她却说,原来脸上还有肉,是这个工地瘦下去了。听到这我抬头看看黄局,想给黄局也说笑一下,可又忍住了。没想到他注意到了,笑着接道,你可要好好给李总宣传一下。李付林是工程局原总工工程师叶俊美关门弟子,从事施工技术和管理多年,同时还将实践上升到理论高度,写作或参与写作,在《水利施工技术》《四川水利》等刊物上发表过多篇专业论文。生产调度是项目上最辛苦管理人员之一。现场调度李雷也具有这种吃得苦中苦的品性。他可能是每天到工地最早的。一大早就看到他在大坝左非溢流坝上的身影了。李雷说,现在一切已理顺,轻松多了。最辛苦的是去年,上长白班不算,下班后工地有事还要出来。凌晨两三点钟到工地也是常有的事情,而且还不能耽误第二天工作!看到李雷晒得黑黑的脸上只有眼珠在骨碌碌地转动,一会儿上游一会儿下游认真观察各作业面工作是否正常的神态。我知道,他说的是实话。验收已浇筑好的泄洪闸底板时,第四特区建设部蒋部长来了。他看着李雷经过天天太阳暴晒、汗水反复浸过的泛白的工作服时,有些疼爱地问,新工作服呢,咋没穿啊?一会儿后,李雷竟真的骑上项目部配备的摩托换了新工作服来。我想,这不仅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是对业主的尊重!可是工地上,谁又能随时注意到这些呢?他们只是一门心思扑施工生产上,惟愿工程能够干得快点,再快点!好点,再好点!

   在左岸下游两三百米远的拌和站,遇到微机操作手“黄老二”黄雅莉。用黄雅莉自己话说,她去年退休变成了“黄老太婆”,选择来异国他乡上班,主要是为与驾驶履带吊车的老公有个照应。这份“白头到老”仍相濡以沫的夫妻感情,理应得到提倡和尊重。而她老公王小刚,也是个有故事的人。王小刚激动时有点口吃,绰号“王哈板儿”。工程局流传着“傻子不傻莽子不莽”的话。王小刚到新项目喜欢了解当地风土人情习俗,还“不吃独食”,有机会时就与人津津乐道“分享”。算是工程局不折不扣的“风土文化人”。

   从闸坝上游到下游,共八支队伍,土建4个,地基处理两个,机电安装两个。土建施工队中还有个专门为工地提供当地劳动力的老家湖北,已在当地安家的老李,大家叫他“李老缅”。更有安装处书记陈勇,践行“三严三实”,亲自带队和大家同吃同住在工地上。4月28日下午,运载着闸门门页等设备的十八拖车金结大件已经运抵工地,该是他们大显身手的时候了!李雷扳着指头,每天都有四百多人在现场。上游预制梁场,泄洪闸底板、消力池内、厂房的主机房、安装间、反坡段、坝体里的灌浆廊道、坝顶两端的灌浆平洞,还有闸墩、左岸的非溢流坝段等到处都是忙碌的身影……亚热带的烈日下,气温高而闷热,多变的天气,忽而是火辣辣的太阳,忽而是瓢泼大雨。建设者们的衣服被淋湿了又穿干,穿干了又淋湿。矿泉水、防暑药品不时送到工地上。艰苦的环境不曾击退人们的坚强意志。现场不断传来安装模板敲击时发出的声音、电焊时发出的声音、抽水机发出的声音,振捣混凝土时发出的声音、对讲机喊话时发出的声音、挖机装载机汽车运行时发出的声音——这些众多的声音乍一听是那么刺耳,可它们又是多么的紧张而有序,宛如一曲曲水利建设者用勤劳的双手演奏的打击乐,又像是一首首让工程拔地而起的交响乐!

风 土

南垒河,傣族意思是追夫河。传说南垒河和另一条南朗河源出一山,是一对恩爱夫妻。丈夫南朗每次捕到野兽都与妻子分享。妻子南垒也一样。直到有次南垒猎到一小刺猬,有身孕加上又饥又渴的她就独自享用了。南朗发现后负气远走。南垒于是不顾自己行动迟缓,一心追上去解释,最后终于得到丈夫谅解,他们一同汇入了下游的湄公河。

南垒河两岸的人们和传说中的夫妻一样,朴素纯洁、心地善良。有路不拾遗的传统风范。有天晚上项目部的人在距离工地10多公里的景康镇上就餐后,将摩托停在路边徒步回家,第二天去骑车时,发现钥匙还在车上的摩托都没有人动一下。当然这与政府的严格要求也有关,像中国古时在罪犯脸上刺印留记一样,政府对偷盗者一律处以剁手指的刑罚,让其一目了然,人见人厌。

这里的教育也特别。小孩三四岁时,就送到附近寺庙里去。我在一个下午抽半小时时间去镇上寺庙里转了一圈,看到一群小孩剃着光头,在庙里干着力所能及的活儿。用手机给他们照相,他们幼稚的脸上带着天真笑意,嘴里嘟哝着听不懂的土语,不好意思地一手拿东西,一边用僧衣遮挡着跑开了。我想,他们或许是在这里学习生活基本常识和佛教知识,接受当地传统文化思想教育,度过人生懵懂孩童那段最初美好时光罢。不过听说镇上现在也有了一所学校,是国内过来援教的,教材也是沿用的中国版本。

勐瓦电站距第四特区首府小勐拉一百多公里。虽说小勐拉和果敢是缅北两个赌业比较发达的城市,但小勐拉吃喝赌嫖毒样样俱全。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土里长的,如穿山甲、熊掌、眼镜蛇、孟加拉虎,都搬得到餐桌上去;倘若你身无分文,又想赌一把过瘾的话,可通过街头粘贴的小广告寻找经纪人,用身份证抵押三十万元人民币,来个四十八小时不下战场!贩毒吸毒在这里是不合法不允许的,但只要有钱,世界各地各种各样的毒品都可以收入囊中。

项目部办公室墙上,能从一张业主那儿复印来的地图看到勐瓦电站离老挝国很近。地图上方空白处还用笔写着“战争离电站有一千多公里”字样。也许业主是用这种方式告诉我们这些中国“老外”:安心施工,不长眼睛的枪子炮弹还远着呢。确实,这里除了参与勐瓦电站建设施工的人、机、物往来活动以及发出的响动外,就是南垒河流域两岸森林覆盖率超过90%的连绵起伏,重峦叠嶂的山山岭岭了。那些大动物已经去更深的原始森林了。剩下没有远去的无名鸟儿和虫子,无论白天还是夜晚,都在忘情的歌唱,发出悠然自得的婉转的天籁,将一颗颗从工地回到住地的奔波于世间的疲惫之心融入满世界绿色里去……

尾声,抑或序曲

勐瓦电站项目虽是国外工程,但对外联系的通讯系统等都和国内一样。管理人员使用手提电脑工作,空余时间则利用无线上网了解工程局、国内以及国际大事。尼泊尔大地震当天,大家还关切地问询工程局出差到尼泊尔人员的情况如何。一周时间很快到了。在返回路上,与黄局几天里短暂接触的情景却历历在目:他说,邬清富局长在工作会上说得很好,一个企业要发展,等靠要是不行的,上帝就是我们自己,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他说,我们都是工程局的一员,是在工程局锻炼成长起来的,工程局培养了我们,大家要懂得报恩,要想办法多拿工程;他说,我们是一个老牌国有企业,有着丰富的项目管理经验,我们工程局并不比任何单位差,一定要做大做强,一定能做大做强!讲这些时,黄局从电脑上先百度其他施工企业:水字号的、铁字号的、交通行业的、甚至还有核工业名下的施工单位,然后又搜出工程局资阳机关大楼照片,久久地深情地凝视着……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文章评论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平安凯旋最美的脸【纪实散文】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时刻牵挂、决胜大疫,“外防输..
    家国悲恸
    一双巧手织出大爱
    我在武汉的叔叔,二林走了
    三台作协宣讲四川省青年作家创作会议精神
    红星照耀中国接受革命洗礼【影评】

    热门文章

    汉水向东润鄂北

    汉水向东润鄂北

    引子:大气环境变化,地球升温变暖,我国水资源、水生态、水环境面临严峻形势。洪涝灾害日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