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缘文学 -> 杂文 > 正文

暮色苍茫看劲松

更新时间:2021-01-11 15:39:14 来源:农民工作家 作者:张劲松 浏览721次 文字大小:


   人生若只如初见!在农村作协这个大家庭里相遇,真的若只如初见。虽然2020年初有一见,但一年过去了,又都是些熟悉而陌生映象,所以又像是初见,见面也就只能客套。说来也奇怪,去年我入作协,大都不认识,我却和各位不认识的老师胡吹乱侃了,天上地下,古今中外简直没有我不知道的。今年见到各位老师却不敢开口,因为我发现我去年是在班门弄斧,还好没有砸到自己的脚。


   2020年初的县作协年会回去以后,曾信誓旦旦地要在一年里“握拳劈砖、握笔雕龙”,但至此刻,也只有笑一笑。没有找到可以让我能劈断的砖不说,有时候真想让砖劈,如果我倒下了,就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至于握笔雕龙,对我来说确实努力雕了一条虫,好不容易有作品飞到欧美,却告知无稿费。不过,还是狂喜了几天,毕竟天涯还有识君人。当然,谁不想雕苍龙而游太空,只是道行太浅文心修得还不够罢。其实人只要活着,就是在雕琢岁月,给时间雕出波浪般的宽带网,让其显得悠远漫长,也许这才叫浪漫。然而,我们大多数人,却被时间雕琢了,额头被雕出了波浪般的带宽。当我们额头的带宽成了沟壑,也许沟壑里也有了新的故事,只要你愿意述说。述说过去的老故事,也可以叫浪漫,所以说雕与被雕都要有自己的态度,要有自己的文化沉淀。


   “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这一年,张劲松也写了一点点,就是作协要的征文,我也没敢发过去,只放在了自己的云端,让它以“0”和“1”的形式存在。偶尔提出来孤芳自赏,陶醉一下自己。记得小时后,母亲找人给我算了一卦,算命先生说:劲松这娃是“吃笔杆子饭”的命。就是这句话,让即将不惑之年的我更加迷惑了,命运方向何在?算命就是算的天命,难道当年没有考中985或211就是有命无运,还是没有进修成双一流而运气不佳呢?也许我就是运没有运好吧,“运”者行动也,还是后天的努力不够。估计自己是手机耍的太多了,把美好时光也浪费了,这个坏毛病以后一定得改,少耍手机啊!


   县作协给写作佼佼者们颁发奖状以鼓励,看着老师们出版了小说、诗歌,真是羡慕不已。对于写好小说的,能编出精彩故事情节的老师,我就是敬佩不已。鄙人觉得当今任何一首诗词新作,都有似成相识的感觉。不怪现在的老师,只怪李白、杜甫、白居易等古人早已把诗词玩坏或说玩完了。历史的进程让戏曲小说成了新的文化巅峰,到现在也是如此。而且也是可用金钱来衡量的吧。记得06年底,陕西作家陈忠实以450多万元的版税收入,荣登全国作家富豪榜第13位,引发社会关注。喜欢散文的墨峡就指着桌上一本小说对我讲:“这本书的市场估值将来也在两百万元以上吧!”。我于是在半小时内把三本小说都初步看完了,其实也不是,就看了开头和结尾,主要想学习一下大师们是怎样切入的,怎样来吸引读者翻到第二页。


   乡村小说家刘昌金老师对我说,写小说不要急,他写一部小说,从1978年启动改革开放写到十九大新时代。但是,必须要勤奋地写,也不必拘谨,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写多了,就串起来,反正是可以删改的。而且写的过程中,思维还应发散,往往结果超于预期。草堂书画院王院长也对我说,要写出好东西,就得先读进好东西,墨水喝多了,自然挤得出墨水,也像存钱一样,卡里先得存钱,然后才取得出钱来。文艺来自生活又高于生活,刘老师跟我说:小说写作可以虚构,但不能说假话。历史洪流会淹没假大空,不被历史洪流淹没也会被同类的假大空所淹没。而且不利于社会良心发现,掩盖问题、绯红涂抹,不是罪人也会是极不道德的人。我也给刘老师讲了个笑话,话说当年,听了县委书记一堂课——农村后备干部培训。我写了一篇感想,当时想发出去,担心有点影响,被某乡镇领导发现,他说要我改好两处。一处是把“我2015年的养殖补贴一分都没拿到”删改。二处是把“有的干部硬是把农民挑的大粪都要揩一手指”删改。理由是你居然讲地方官搞腐败是常态么?多么敢说实话啊!亮点来了请注意,一年过后,这位地方官员因腐败却被抓了。得到消息的我,“哈哈”地苦笑了一阵子,不是因为“报应!”幸灾乐祸。


   “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2020年来到县作协,感觉这儿的老龄化很严重,不禁暗自得意起来,在这里我感觉自己还比较年轻的。而现在,我们农村大县三台一位进入中国作协的羊老师,居然比我还年轻。而且还发现了几位比我都年轻的大作家。于是,便瞬间有了些紧迫感,感觉自己有点没脸混下去了。看见县作协在办会员证,我得赶紧去办一个,朋友圈也可以得瑟一下吧。去年接到诚恳邀请,今年确实该办一个了。当然,这个证也不是随便就能办的哈,至少我这样认为。虽然说自己的朋友圈不怎样高大上,所有的论坛都像是祭坛,所有的会都像是追悼会。但,活的高级一点未必不是好事吧。作为一名乡村挖掘机驾驶员,有这样一个县作协的作家证,在农民工这样一个圈子内混也还是可以自豪而骄傲地。


   快乐时光易过,张劲松居然忘记才满周岁的二娃子还在拉稀住院的事情,微信电话那边确实感觉到妻子的满腔怒火。不得不提前离开作协活动现场,离开时总有点依依不舍,但我不知道该与哪个道别,总感觉自己作为农民工没有资格。于是,便把饭给妻子送到医院,都下午一点半了。被老婆子骂了一回:“开会有球用,给你发钱没得嘛,跑的风快!”。“唉,龟儿子没上过大学莫球得文化,龟儿子球钱没得就爱闹热!”劲松我无言以对,老婆子接到说:“明天各人滚回去,开球你的挖机,继续生活!”。哈哈,我俩口子就这样吵了十多年。


   既然要写作协感受的事,还是需要总结一下。县作协走过11个年头,我也算陪了一个年头,建党百年还是应该再努力,脱贫奔康、振兴乡村,争取“十四五”有资格继续与“阳春白雪”作伴,直到我渐渐变成一个乡村老头子。因为从古到今均有圈子文化吧,比起别的圈子写出好小说似乎要高尚和洋盘许多。“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期望大家明年能读到我的新作品,也希望有耐心专注我的朋友们发财,真有点俗套啊,但也是最现实的哈!(农民工作家:张劲松)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文章评论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